响水启示:危废处置企业缺席化工园区

导读: 这次事故不仅仅给整个化工品市场,尤其是危化品市场敲响了警钟,对于整个生态园区经济发展更是个挑战。
3月25日下午,响水天嘉宜公司“3·21”特大爆炸事故善后处置指挥部召开第四场新闻发布会,事故死亡人数上升至78人。江苏省盐城市市长曹路宝介绍,事故现场集中搜救工作基本结束,开始进行现场清理工作。已死亡的78人中,56人已确认身份,22人待确认身份。近一周前,这家位于江苏灌河南岸的染料化工厂发生的爆炸事故,震惊了全国。这家有着“全国百佳科学发展示范园区”、“国家火炬响水盐化工特色产业基地”、“苏北第一家取得环保许可的化工园区”等诸多称号的园区,发生如此大的事故,令人唏嘘。这次事故不仅仅给整个化工品市场,尤其是危化品市场敲响了警钟,对于整个生态园区经济发展更是个挑战。响水天嘉宜公司“3·21”特大爆炸事故现场事故高发区这不是灌河边发生的第一起重大事故。早在两年前,灌河北岸的堆沟港镇化工园区聚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四号车间内发生爆炸,爆炸引发临近六号车间局部坍塌。该事故导致10人死亡,1人受伤。作为工业转移的重点地区,苏北的灌河两岸的化工厂居多,事故也是频发,这严重刺激了当地居民的神经。早在2010年2月,响水县更是因化工园区爆炸谣传上演了闻名全国的“万人大逃亡”。之所以聚集了如此多大量化工企业,还要从十几年前的产业转移开始说起。上世纪90年代,长三角因为其区位优势,云集了许多化工企业。但随之污染也逐渐严重起来。2005年,长三角各地政府开始对化工厂展开清理整治,众多化工厂为节省成本迁移至经济相对落后的苏北地区,逐渐地灌河两岸就满是化工、医药企业。加之为实现产业的集约化,生态产业园逐渐成为主流,灌河两岸就先后建立了灌南、灌云、盐城响水三大化工园区。这之后,工业生态园区就成为了苏北发展的支柱,以下以响水县为例。《2017年响水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当年响水GDP首次突破300亿,二产增加值156亿元,下辖三大园区工业销售占全县比重达90%,化工、冶金、能源是三大支柱产业。化工产业的园区化带来了低成本、高收入。但是在一定程度上也牺牲了环境,加大了对灌河的污染。同时,工业集群所带来的审查难度和事故隐患,也是不断增加。灌河停产整顿和复产前两年,我国刮起最大规模的环保风暴,同样污染严重的响水和两灌化工园区也受到了影响。去年上半年,苏北的化工园区迎来一场大的环境整治,生态园区的所有化工企业全面停产整顿。江苏省也曾表示会加快“减化”步伐,力争到2020年,将化工园区企业数量减少50%以上,实现化工产业转型升级发展。今年年初,江苏省生态环境厅还发文,表示会对灌南县化工园区延长6个月的挂牌督办和区域限批,对灌云和响水两县的化工园区延长6个月的区域限批,整改力度可见一斑。由于近两年环保一刀切,导致民营企业生存困难,许多产业进入寒冬,江苏等地开始放宽了停产的政策,一些企业开始复产。相对于产业相对落后、问题相对严重的两灌园区,响水园区的复产相对优先。去年有约15家企业复产,开始正式运行。之后,天嘉宜化工爆炸事故就发生了。危废处置企业的缺席我们需要反思,这次的事故究竟问题在哪?首先,事故企业和与园区管理必然难辞其咎,尤其是企业相关责任人,这种明知有漏洞却姑息的作为不是第一次了。天嘉宜公司相关管理人员曾在2012年底,在知情的情况下,将化工残渣交由无资质处理危险废物的当地村民填埋处理,累计124.18吨。在国家安监局列出的安全隐患企业清单中,天嘉宜公司被发现有着13处安全生产漏洞,能让如此企业复产,相关管理人员同样需要被追责。当然,将锅丢给复产也不合情理。苏北化工园区最大的问题,在于其相关配套设施无法跟上发展步伐,再加上在区位上先天不足,大多数企业低效运行,就造就了现在“去化决心大,离化生存难”的问题。同样作为承接化工企业转移的浙江地区,在配套设施建设上领先于苏北,事故也相对少。本次事件发生之后,安全检查措施实在必行,一些企业可能将会停产停工。另外,放缓相关装置的审批、要求减少化工产品的仓储也是极有可能的。这次事故是对园区化的一次反思。面临着如此大的风险,化工、医药等高危园区是否需要环保企业的协助?生态资本论认为,地方政府在设立园区的同时,可以通过政策措施,让危废处置企业在园区内发挥作用,通过“谁服务、谁负责”的方式,实现危废企业和园区其他企业的双赢,以此来代替僵化的停产限产措施。更大的危废处置市场或许将由此慢慢被掀开。作者:安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顺瑞环保观点或者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顺瑞环保联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