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电力“山东帮”:六位副部级、百位司局级

导读: 电力央企的权力伴随密集的人事调动正悄然更迭,曾经强大的“山东帮”因舵手们的陆续离场开始衰落。
电力央企的权力伴随密集的人事调动正悄然更迭,曾经强大的“山东帮”因舵手们的陆续离场开始衰落文/ 粟灵编辑/ 严凯五天前,电力大佬曹培玺因一份辞呈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此时,距离他退位华能集团“一把手”已有两个半月。1月26日,华能集团旗下子公司华能国际(600011.SH)公告称,该公司董事长曹培玺因年龄原因向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正式赋闲。曹是电力系统“山东帮”的一员大将。他的退休,让这一特殊群体损失惨重。在中国的电力体制改革过程中,这个因时代而生的群体曾作出重要贡献。鼎盛时期,电力央企中近半数“一把手”出自“山东帮”,进入领导班子者更是多达20人,司局级干部上百人。这份长长的名单中,除了曹培玺,还有原国家电网董事长刘振亚、原大唐集团董事长陈进行、原南方电网董事长李庆奎、现任南方电网董事长孟振平、现任三峡集团总经理王琳等。但近三年来,由于年龄原因,“山东帮”大佬陆续到龄退休。如今,这个群体中,在电力央企担任“一把手”的仅孟振平一人。在时代的滚滚车轮中,电力央企的权力伴随密集的人事调动正悄然更迭,曾经强大的“山东帮”因舵手们的陆续离场开始式微。发迹“山东帮”发迹于近半个世纪前。1972年12月,当毛泽东做出关于“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时,一位年仅17岁的懵懂青年开始在青岛发电厂谋生。这个来自山东日照的年轻电工名叫曹培玺。同一年,在距离青岛仅240公里的菏泽市,与曹培玺同龄的一位郓城青年刚刚进入菏泽第一发电厂,当起了工人。这位青年名叫陈进行。年长曹、陈三岁的另一位山东郯城青年,此时已在距离青岛近300公里的淄博白杨河发电厂工作一年有余。这位青年名叫刘振亚。这三位对未来充满迷惘的普通青年或许未曾想到,在不久的将来,他们的命运将因电力而深深地交织在一起,并将成为这个国家电力领域站在金字塔尖的风云人物。他们的命运很快迎来曙光。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因“文革”中断的高校招生陆续开启。率先改变自己命运的是刘振亚。这位“山东帮”最核心的大佬在白杨河发电厂工作三年后,于1974年进入山东工学院电力系统及自动化专业学习。那一年,刘振亚22岁,他的人生轨迹开始扶摇直上。山东工学院成立于1949年,现为山东大学的组成部分。这个为中国电力行业培养大批领导干部的高校,堪称中国电力系统的黄埔军校之一。1976年10月,曹培玺成为刘振亚的直系师弟,两位年轻人就这样产生交集。让曹培玺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位师兄日后会成为他职业生涯的“大贵人”。在校期间,曹培玺和刘振亚是否就已熟络不得而知。另一位青年陈进行在一年后考入南京工学院,学的也是电力系统自动化专业。他与刘、曹二人产生交集可能要等到1990年后。刘振亚毕业后有过短暂留校经历。这位因特高压而备受争议的前国网“掌门人”发迹于山东临沂电业局。13年间,在临沂电业局,他从生产技术科科长,一路被提拔,最终成为“一把手”。此时,刘振亚已到不惑之年,进入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相比而言,曹培玺的起点甚至比刘振亚更高。1979年毕业后,他回到青岛发电厂,并很快成为副总工程师。那时,他年仅24岁。此后,曹培玺一直在青岛市发电厂工作了16年,最终成为这家发电厂的党委书记兼厂长。1982年毕业后,陈进行也回到曾经工作过的菏泽市,进入菏泽电力局。9年间,从技术员干到副局长。1992年,刘振亚从临沂电业局“一把手”调任山东电力局副局长。“山东帮”的山东故事由此开启,电力行业一股新势力从此崛起。崛起作为“山东帮”的重要大本营,山东电力局是个重要的身份标签。十多年后,当一个个响亮的名字出现在电力央企的最高层名单中时,其中至少有五位有一个共同的标签:山东电力局局长助理。当刘振亚调山东电力局担任副局长时,距邓小平南巡讲话已过去八个月。此时,中国改革开放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同时迈入新阶段的还有山东省的电力投资。从上世纪80年代起,山东省一直是电力大省。数据显示,1992年,山东省火电装机容量达到1011万千瓦,占全国8%;火力发电量为566亿千瓦时,位居全国第一。时至今日,山东省的发电量依然位列全国第一。2018年,该省发电量为5608.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64%。电力投资越来越重,山东电力局在全国电力版图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山东帮”的出现,是时势所致。在那个电力人才紧缺的年代,诸如曹培玺、陈进行这样科班出身的青年才俊自然是重点培养对象。刘振亚在山东电力局一共任职八年。在他担任副局长的第三年,曹培玺于1995年从青岛市发电厂党委书记兼厂长上调山东电力局,担任局长助理。曹培玺在这个位置上仅呆了半年,之后升任山东电力局党委副书记兼副局长。这位从青岛市发电厂出身的电工,此时早已没有20年前的青涩。他成功从青岛鱼跃济南,下一步将迈向北京。当曹培玺离开局长助理一职时,同龄人陈进行“无缝衔接”,从泰安电业局局长位置升任山东电力局局长助理,同时兼任财务部主任。和曹一样,陈在局长助理的位置上仅是过渡。一年后,他被提拔为山东电力局(电力公司)副总经理。除了上述两位,曾担任过局长助理的“山东帮”成员还包括现任三峡集团总经理王琳,他在山东电力局的最高职位是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另一位是原国电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于崇德。不过,在局长助理之后,他被调任江西电力局,担任总工程师,副总经理等职。现任华能集团副总经理王敏也曾担任过山东电力局局长助理。他是在刘振亚履新国家电网4年后,被调入国家电网,担任办公厅副主任。其他发迹于山东电力局的“山东帮”成员,还包括原南方电网董事长李庆奎,他曾担任山东电力局干部处干部任免科长;现任南方电网董事长孟振平,曾任山东电力局财务处主任会计师;原中国电建党委书记马宗林;原中电投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苏力等。值得注意的是,孟振平是“山东帮”里少有的非山东籍人士。他出生于山西临猗,比刘振亚年少十岁,也是“山东帮”中唯一一位现在仍在位的央企掌门人。除了局长助理,陈进行和曹培玺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的身份标签,他们先后担任山东电力集团总经理。2002年,一场轰动全国的电力体制改革拉开序幕。在刘振亚的带领下,“山东帮”将集体从山东走向北京,势力逐渐遍布各大电力央企。经过山东电力局的历练,这些核心成员已有足够能力身居要职,他们成为中国电力系统中的重要决策者,带领“山东帮”走向权力的巅峰。
12下一页>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顺瑞环保观点或者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顺瑞环保联系
热门话题